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夜寂靜,人未眠,獨坐案前捻箏弦。 更深闌,月嬋娟,對飲燈底醉江南。 弦月對窗,碧光照眼,斑斕斜漏,被微風搖落行道,暮夕的餘溫縈垂亭樓台閣的空隙,彌撒畫角籐蔓的青莢,由不得你自主,徘徊其中便有一種暖峭之感,春,來了。春,真的來了。 你和他有個約會,當紫荊惺目,桃紅滿枝,飛花引酌時,長亭攜月扶殘醉。 籬內,奼紫葳蕤,綠葉豆莢,冰綃裁剪。閒步履,拾趣園林,談笑飄蕩空宇。籬外,往來行流狹長過廊,喧嘩聲被攆到一線天,震耳亂魂,使斜映門房空階的芊芊,慌慌張張錯換不同的去向。夾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突然有一種陌生的熟悉,那是因為想起了他,想起了熟悉的身影,想起了曾經的約定。心底的聲音催督勻衡的步速,去靜謐的湖畔翠雲亭,候接來自天涯的紅帆。 翰林庭廊曲幾許,霽叢簾幕重遮燈,樓頭畫角風吹醒,入夜花影落滿徑。穿過嘈雜,轉入閬苑學府,月色下的林陰朦朧徑欄。迷濛的薄紗籠罩池水的未央,絲絲涼絮紛紛揚揚,暗香湧動,飄散在寂靜的週遭。 那橫貫湖面的提欄廊橋,載記季節的履痕。每當黃昏裊裊湖岸,無語獨依西窗,繽紛漫天笑看花綻,徒見月圓闌珊空,聽風凌蔓舞腰,靜數朝暮過往。把酒曾問清風,襟情尺素誰人寄?唯與耳畔風著雨,淺吟蘼蕪歎如煙,迷茫心緒睡蓮收,驚起夜風拂面。 遙望遠處,守在他每天必經的渡口,沉魂與他一起望盡繁華,攜手柳下明月,相依長亭十八,爍意秋眉,呢喃卿我,他那溫暖的語言閃動疼惜,在飛揚、在瀰漫,似夢若幻。暗袖他身上獨有的味道,輕輕鎖住他的脈脈含情,放進繡幃枕旁,陪伴夢裡的癡魂。就這樣,你游弋在現實與夢境裡,聆聽翩翩紫蝶的詩情,月光的柔語,風雪飄零的叮咚…… 恍然間,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眼簾,不敢相信眼睛,是夢境嗎?開閉幾下,再聚神,輪廓更為清晰,魂牽千年的他,在亭眉撫簫星月神話,調韻楓情蕙蘭,婉弦梁祝蝶戀,一聲聲,叩扉沁心,一剪剪,燭火夜闌。瞬間,對望,無語。時針定格深情,委屈凝成冰珠,相思融合璨瑩,環臂紅顏醉。 耳斯,親,不知此時何處,知否,一顆心游離孤獨,隱忍寂寞,不時相思淚。慢慢長夜捲簾倚窗,彷彿聽見一次次歎息,縈在你的心蒂。你等待的影子,搖曳在他的心中。他,開啟那扇冰封的門扉,點燃酥油橘燈,照明你學習的思徑。素箋上一行行,墨綠花綻,鮮活著你的記憶。當你魂疲神倦,窗外的他悄然身邊,纖指輕點額頭,劃圈按摩舒神,閉目貪婪他婉約的吟哦,一絲輕鬆膨脹週身,他起伏不定的心跳,呯然在我的泓池。你那落寞與憂傷,幽怨與哀歎,無奈與心傷,望穿秋水的等待,已刻骨烙在心壁。那一份關懷,那一份鼓勵,讓你與他心靈相約。原來夜蝶飛過那片蒼茫的滄海,把你青蓮心事慇勤在他的窗欞。 風竹敲夜闋,薄雨催霞紅,守望著一個人的守望。“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是你將自己與這世界隔離,獨自徜徉墨徑,攀越塵峰關隘時,對他傾之肺腑。悵緒荏苒,不能在他圖壁心智時牽你的手,撫平你眉間困惑的感傷,親自為你焙火煎茗,驅寒溫暖你的冰涼。請原諒望洋興歎,他只能在千里之外的此岸,默默祈禱,憔悴紅顏。 霜染紅楓送冬遠,飛絮飄零聽梅吟,鶯飛草長初遇路,花開無語看雨風。日走雲遷,千回百轉定格今日,執子之手行歲歲年年,儘管隔著萬水千山的距離,那麼遠,卻那麼近,那麼飄渺,卻那麼真實。顧首所往,詮釋著人生裡不同的體驗,忙碌,孤寞,悲懷,慌亂,淚滴,笑顏。指間流逝的光陰,靜靜地看著雲卷雲舒,燕去燕回。仰望蒼穹的浮雲,魂悠遠,意闌珊。高山流水,媚舞塵煙,深情相擁流光裡的點點滴滴,香盈楚袖。清風明月,錦瑟夢漣,樽杯依依,玉珮流響。 今夜,是個特別的日子,他,如約而來,沒帶來520朵鮮然玫瑰,卻送來意外的鴛鴦錦。親,猜給你什麼禮物?猜猜看。是一首歌曲?他搖頭。是一剪花?他,又晃腦。是三個字符組成的一句話?他表情木然。知道了,知道了,是價值抵城的鏡盟,他失望的眼神,讓你丈二。那是…是親筆《酷相思》。是啊,自從那天驚鴻,無論他多忙,一日為你伏案吟詞,把一腔濃情寫進詩行,寄托相憐。這顆殷殷之心,就是真情的寫照,還有什麼比此貴重的禮物?他把一生交給了你,一首首詞,是愛的誓言,一行行淚,是情的傾注。親愛,這個作為我們相愛的賀禮,你滿意嗎? 親,可知否,當時眼眶撕了口,滾燙玉液傾出,那是激動泉水的噴湧,那是出乎意外驚喜的絳珠。親,這不是普通的贈予,而是造化暗中弄巧,這個日子,靈光眷顧,明瞭他的冠,媚了你的姿,天涯咫尺鏡花情,天上人間雲水心。月老把這般聰明的他,送進你的生命,你怎不涕零橫飛,亢奮怎能自禁?還有,還有,一件意料又意外之驚喜,次第紛沓……,親愛,你,沒有走眼,眾裡尋來千百度,驀然回首,燈火闌珊人。 在這特別的日子,設宴花前月下,向貴賓寄發綠柬,邀請溫馨的風弦符簫笛,邀請奼紫嫣紅繾綣,邀請紅衣裹枝,在風中搖曳的流蘇,在行雲流水中歌唱,唱一曲不老的神話。 今晚,讓彼此遺忘紅塵負累,靜守最深的春水一江,細數千帆,陌上輕寒,流年清歡。也許,過了今夜,明日又天上人間,你,重新回到平仄起伏的情感,把思念寫在文字裡,在黑暗的夜,面向彼岸那一棵開花的樹,默默的欣賞和陪伴靜謐純美,不訴離傷!醉依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讓玲瓏纖細的心在愛琴海裡泅渡,路過繁華,走過滄桑,兀自心若瓊瑤,寄情魚雁,遙望…… 鷓鵠高枝瑟未聲,收眸歸臥碧雲亭。 偶聞鵝柳調新曲,間獲鶯絲戀古箏。 空掩袖,歎飄零,素弦塵撲忘年情。 春來冬去芳蹤問,香榭閒依待雁鳴。

| 3rd Apr 2013 | 一般
早晨,寒風吹著,路邊結著晶亮的冰,掛在樹上枯黃的葉子上,隨風擺動,它向風顯示著自己的堅強,向別人顯示著自己歡快的舞步。 一個騎摩托的人過來了,他帶著一個黑色的頭套,除了眼睛,帽子將他的頭完整地包起來。如果在夜裡,人們會嚇一跳,以為是來打劫的。這樣冷的天,這樣的打扮。他就可以像往常一樣騎著摩托,不用害怕這冷風了。 一個人騎著電動車,後面帶著自己的妻子,他們戴的鴨絨帽上長長的毛邊,隨風像海浪一樣地向後衝著,一浪接著一浪,很可愛。 一個父親騎著自行車,後面帶著他可愛的女兒,他給自己和女兒都圍著厚厚的圍巾,女兒的頭上帶著衣服上的帽子,可女兒的臉讓風兒已經吹得通紅,像樹上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可愛又讓人憐惜。女兒偏著頭看著前方,想知道離學校還有多遠,她的表情很平靜,好似冬天就應該這樣的寒冷。父親的臉也讓風吹得有點兒紅,他的耳朵凍得紅透了,讓每一個見到他的人都記住他的紅耳朵。粗心的父親,他忘了應該給女兒和自己戴上口罩。 一群麻雀在地上一跳一跳,彷彿正冷得跺著腳取暖。它們今天也不去樹的枝頭唧唧喳喳地閒談,枝頭的風兒有點兒大,也太寒冷了。 路邊那位老人正用鐵鍬鏟著路邊的積雪和冰,冰和積雪已厚厚地結實地接在路邊,老人一下一下用勁地鏟著。老人非洲人一樣的黑黑的臉上,凍得有點兒紅,粗大的手緊緊地抓著鐵鍬,一塊塊晶瑩的冰被老人剷起,輕輕地放在路邊的綠草從裡。老人專心地鏟著,他肯定給自己定的任務是鏟玩路邊的積雪和冰在回家,他負責清掃的這一段路是一個大斜坡,他完全可以和另外幾個清潔工一樣,現在待在溫暖的家裡。他忘記了冬天的寒冷,也許等我中午回家,這路邊的積雪和冰鏟完後,他才回溫暖的家去。 那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見到他時,還以為是一位非洲的老人,他臉上的皮膚徹底讓夏天的烈日給破壞了,像一個純正的非洲人一樣的黑。我不知道烈日和嚴寒中他的臉的感覺,是灼痛還是現在都已經麻木了,我希望他的臉和我們一樣,我希望那是健康的黑色,可我們卻是黃皮膚,黑頭髮,而他卻是花白的頭髮,黑黑的非洲人一樣的臉,多少從這兒經過的小學生都親切地叫他“黑爺爺”,或者是“非洲爺爺”。 我看著灰濛濛的天,希望太陽出來,老人就不那麼的冷了,有太陽的幫忙,老人鏟雪和雪就不那麼用勁了。我希望老人鏟完雪,快點兒回到溫暖的家裡。

| 30th Jun 2012 | 一般
我說過我想要陽光,天天微笑,幸福開心。我真的很開心。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他,心像敏感的變色龍,你開心,我開心,你生病,我比你還擔心,你難過,我陪在你身邊,你軟弱,我勸說。我一直一直支持你,仰慕你,想在你的身邊不離開。我也相信你對我的感覺。可是,終於一天天下雨了,於是我走了,你便化作了夢中的一個影,在雨中,一直沒有停止。我聽不清雨滴滴落的聲音,看不清那只夢中籐編的鞦韆。那是一個個無聲黑白色彩的夢境,夢裡有你的輪廓,和你輕柔的聲音,叫著我,然後我的心就化作更柔軟的秋水,一縷一縷地被你淹沒。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走著,心裡的淚水也許慢慢乾涸了,也許卻更加豐沛。是晴是雨,在朦朧的雨霧中,卻也忘記了。 我想遺忘你,於是,我穿上了一雙紅舞鞋,優雅的肢體劃過秋天的雨,慢慢地走進了別人的夢境。你終在哪個路口走失,走失的那天是否有雨,也許早已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成長了,安靜了,懂得了,珍惜了。 於是,我的眸子溫暖了。

| 23rd Jun 2012 | 一般
朋友從外地打電話給我,幫我買了一個鎮紙送我。挑肥揀瘦,發現只有一隻稍有劃痕的顯得好看,打電話告訴我,怎麼樣?是另挑選一隻樣子好一點的?還是要了這只有不太完美的? 我當然講就挑這只好了。送人禮物,主要的還是含在其中的一份情意,想一想從千里之外,送一個鎮紙給我,那怕就是一塊鵝卵石,我也是很高興的,何況還是一件工藝呢?!況且世上很多事都是古難全,禮物上有點不細看還覺察不出的小劃痕,自然算不了什麼的。 我讀了一些書,一是陪法官去調查取證時,他們忙,我看書。坐車時,我讀書。二是下午在工作室,一邊讀書,一邊在電腦上做筆記。最後是晚飯後坐在客廳,一邊吹空調,一邊讀書。 我以為,我是喜歡書味的人。在我的心目中,可以捧一卷在手,靜靜地讀書,其實是最美的一份差事。今天可以講我是好好享受了一番了。尤其是今天下午在工作室,沒有空調溫度很高,平時坐都坐不住的,今天競是讀著書,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居然感覺不到燥熱了,真的很神奇。

| 4th Jun 2012 | 一般
今日下起了幾滴雨點 甚是激動 我的心雖不再擔憂 卻也煩躁了起來 生活讓人不知所措 只能呆呆的看著一切故事的結局發生 改變不了什麼 天意 天命 是的 我是記得有呢麼一個女人 她 有些難以啟齒的柔弱 什麼都只能自己慢慢把握 眼淚最不值錢 整日流著 流著 忘記呢些擦肩而過的人 忘記呢些生命中的過客 從此永遠定格在這永遠的孤單中 就是宿命 是什麼讓她支離破碎 只好騎在馬背上 勒緊韁繩 奔馳在荒漠戈壁中 等待著 糧水皆盡 全身抽乾 慢慢死掉 當孤單成為一種習慣 自由和落寞之間又該怎樣計算 難道真讓它成為絕症 吞噬每個美好的夢境 等到最後無路可退的人 去呢裡棲身 窗外的風景 黑暗中有女人的魂魄飄蕩 幽怨的歌聲 曼妙的舞姿 誰能想到一個死去的人會如此美麗 只是多了幾分哀怨 問這世間情為何物 直叫人生死相隨 這一輩子 你遇到了多少癡情男子 那又為何落得如此下場 或許你也不知道答案了 我記得這個女人 記得她的一切

| 1st May 2012 | 一般
有人說,長大是一瞬間的事,遺憾的是,我忘了那一剎那發生在什麼時候。如果有預警,那麼我一定提前準備好,在那電光火石的剎那時節,拍下一張照片,然後看看自己,長大的我,擁有怎樣一副表情。 時光悠遠而漫長,偶爾回憶起來,彷彿觀看一部泛黃的老電影。那些斑駁的影像和遙遠的沙沙的播放聲。終於可以作為一個旁觀者,看看自己走過的路。也許有些情節會讓我難過的如鯁在喉,甚至有一次重新拾起當時的心情。也會有些片段讓我希望反覆重溫。我以為曾經的那些跌宕起伏會在記憶中留下明艷的顏色,以提醒自己,當初,付出過怎樣激烈的感情。然而,最讓自己放不下的卻是那些最平靜的淡淡的溫暖。 人越長大,越怕受到傷害。活的越來越小心翼翼,反而忘記了當初的孤勇。飛蛾撲火是個很美很殘忍的故事,在奔向火光的那一秒,綻放所有的美麗,可最後,只有飛蛾自己才知道值得不值得。 長大的代價,就是慢慢忘記童話故事。忘記曾經看到王子吻醒睡美人時的開心,也忘了白雪公主醒來時的激動。但是我也開始重新喜歡小美人魚,因為她最後化成了泡沫。彩虹易散琉璃脆,從來美好的事物,總是無法長久。 長大的代價,是越活越枯燥。想去爬山,看遠山蒼翠,高遠傲然,但最後卻因為怕熱而選擇在房間裡吹冷風。想出去走走,看湛藍天空,堆著朵朵冰激凌似的白雲,一團一團如濃郁的奶油,但最後卻因為太冷,選擇拿著熱水袋,一杯杯的喝著熱茶。想起當年,小時候,我們不怕熱不懼冷。童年陽光燦爛,不必想未來競爭激烈,不用被生活逼迫妥協,也不會因哪段銘心刻骨弄到遍體鱗傷。 我願意永遠停在年少時光。 小時候的我,住在胡同裡。我家在胡同最末端的那個小院。木頭做的兩扇開的枯黃大門,要用力向上抬才能勉強對在一起。小院裡一共三戶人家。下大雨的時候,牆角就會泛濕,又冷又潮。水管裡流出的水冰冷刺骨,凍得手指通紅髮脹。房子是典型的一間屋子半間炕,多來幾個人就會轉不過身。 初中的時候開始在意這些,不願意和別人過多的談論家裡,那個時候還不知道原來這就叫做虛榮。聽到拆遷的消息,是高興的,因為太年輕,還不懂得什麼叫做分別,一心想的就是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可以住到寬敞明亮的高樓裡,可以看到有線電視台的節目,不用在聽到同學說還珠格格是一片茫然了,可以請好朋友來家裡玩,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屋。 直到那麼多年以後,才意識到,失去的是什麼。 失去的是家園,是相識相伴親如一家的鄰里,是生命中最快樂的天堂。 忘記房子有多破,忘記冬天的水有多冷,忘記那個播來播去只能收到八個台的電視機。總是不自主的想起那段日子,因為再也回不去,所以一直放不下。 總是想起院子裡那棵又粗又高的香椿樹,那樣肆意的伸展的枝條,給院子贏來一片陰涼,陽光透過細密的縫隙直射下來,看到塵埃在金黃色的光束中飄渺飛揚。 回憶為這些畫面渡上一片朦朧,遙遠的有些模糊,才發現,原來我們長大很多年。 小時候羨慕大人,希望有個魔法,讓我快快長大,卻不知道原來長大要付出那麼大的代價。童年一幕幕,一遍又一遍的劃過眼前,卻乾澀的流不出一滴淚。世間最大的魔力就是擁有讓你遺憾的能力,遺憾不是我不曾擁有,而是我沒有珍惜過,沒有用盡全部力氣抓住過,甚至在它由手中慢慢消逝時,我都不曾意識到應該要握緊手心。 長大這些年,失望的是越來越多,感動的是越來越少。我真的想回到那個乾淨的年紀,讓幸福重新來過。 文章來源:墳墓裡的綠色毒品 |黑色的元素占星館 | 曾子航的新浪部落格 |Liner的天空BLOG | 濟緣算命的部落格 |侯鎮宇的BLOG | 安非他命 |一路風景 | 雒誦堂:檀作文的個人部落格 |翟凌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冬日午後,陽光暖暖地鋪陳開來。 母親說,趁著晴好,要去理個發。自回到小鎮後,我已經好沒出過門了。於是,放下書,陪母親一道去。一路行來,走走停停。母親不時和鄰居們打著招呼。 “這是你趙姨。”對面,走來一位衣著乾淨、個子矮小的老婦人,母親忙給我介紹。 趙姨?這就是小時候,常給我們縫製衣裳的趙姨?趙姨是從外地嫁來的,跟母親相處得姊妹一般。趙姨年輕時很漂亮,細眉細眼,聲音也極細柔。她家有一台縫紉機,心靈手巧的趙姨做的衣服非常好看,遠近聞名。記得小學四年級暑假,母親買了一塊碎花布,讓趙姨給我做了一條漂亮的連衣裙。穿上連衣裙的我,臭美了一個夏天。 我喊了聲“趙姨”,微笑著打量面前這個清瘦的婦人,面容滄桑,頭髮飛霜,哪兒還有一絲當年的痕跡啊。再看看母親,竟也同趙姨一般蒼老了。在我的記憶裡,母親一直都那麼年輕,那麼美麗。曾幾何時,母親也老了啊。 我的眼裡,似有水汽瀰漫。 “小英理髮店”到了,母親常在這兒理髮。母親的一個老姐妹的女兒開的。 還有3個人才輪到母親理髮。母親跟她的老姐妹嘮著嗑。陪母親坐了一小會兒,我起身出去走走。 隔了幾個店舖,是一家彈棉花的。棉花平平地鋪在竹簾上,兩個中年男女戴著大大的口罩,掩了耳鼻,身上背著兩米多長的弓,將弓弦壓平,和棉花接觸,用棒槌敲打弓弦,一上一下地彈著。雪白的棉花輕輕飛舞,“咚咚嗡嗡”的聲音如琴聲般悠揚悅耳。 耳畔,隱隱傳來了童年時聽到的歌謠:“彈棉花啊彈棉花,半斤彈成八兩八喲,舊棉花彈成了新棉花喲。彈好了棉被,那個姑娘要出嫁……” 繼續前行。我獨自在老街巷裡緩緩地走著,傾聽著古鎮裡沉靜、安詳的氣息。 經歷了那場“5.12”特大地震後,這座千年古鎮已開始慢慢向鎮外發展。但鎮裡老街上,除了損毀的地方,大多還是保持著原來的風貌。 街道兩旁種著梧桐樹,葉子落光,褐色的枝條上有一個個凸起的小點,彷彿春意開始萌動。西斜的陽光透過縱橫交錯的枝椏投射到地面上,光影迷離。街道不寬,灰白的路面斑斑駁駁。地上散落著嫣紅的鞭炮紙屑,細細密密,似花瓣鋪了一地,美得驚艷,不忍踏之。 一間緊挨著一間的店舖,狹長而幽深,光線陰暗。年代久遠的鋪板門油漆剝落,被歲月侵蝕成暗黃,蟲眼密佈,輕輕一碰,似有木渣簌簌地掉落。門上墨跡簇新的對聯,鮮紅的燈籠,喜慶而祥和。 小鎮不大,穿過回民聚居的半邊街,走過我曾就讀的學校,不一會就走到了上場的三支角。因為已近黃昏,賣菜壩子裡沒了早晨的喧囂、熙攘,冷冷清清的。中央,“況繼勳烈士紀念碑”寂寂的矗立著。石碑風化嚴重,上面字跡已模糊不清。陽光斜斜照著石碑,碑影被拉得老長老長,如同一個孤單而年邁的老人。小時聽父親說,這座小鎮解放時,犧牲了一位戰士,便立了一座碑在這裡。 正月裡沒什麼生意,三支角周圍的店舖都早早的關了門,原先生意興隆的“陳花椒干雜店”搬到了熱鬧的孝齊路口。邊上,啞巴夫妻的餛飩攤,不再是以前那簡陋的街邊小攤了,已經有了一間20多平米的店舖。依然乾淨整潔。此刻,店裡人不多,啞巴夫妻坐在門口,打著手勢比劃著什麼,悠閒安然,情意充沛。不知夫妻倆那兩個漂亮勤快的女兒現在怎麼樣了,也該出嫁了吧? 餛飩店對面,那家國營老理髮店還在。店內,幾把油漆幾乎落盡的老式椅子沉沉穩穩地擺放著,石灰粉刷的老磚牆,牆皮一塊一塊地往下掉。牆上,掛著幾面長方形的老鏡子,上面那大紅大綠的喜鵲枝頭叫喳喳的圖案已模糊了。鏡面也灰濛濛的。 靠裡的椅子上坐著一位老者,頭髮花白。同樣是兩鬢斑白的老理髮師,繫著污漬斑斑的圍裙,用油乎乎的推子在老者的頭上忙活著。神情那麼專注,動作那麼細緻,彷彿一位畫家,在雕刻一件精美的藝術品,又彷彿一位作家,在抒寫一篇優美的散文,一首深情的詩歌。 淺黃的陽光緩緩地照射進來,洇染在兩位老人身上,細碎、溫暖。一幅靜謐而凝重的油畫啊!讓人想起了賈樟柯的電影。 巷子口右邊,楊二嫂米粉店已經不在了。因為那場地震,這一片損毀嚴重,正在重建。巷口左邊,庭院深深的王氏家族老宅只剩下臨街的這間王家藥鋪了,其他都搬到了鎮外新建的房屋了。 走進藥鋪,兩鬢斑白,戴著副老花眼鏡的王大先生,端坐在深色的條桌後,正在給一個患者把脈。見有人進來,抬眼一望:“姑娘,你回四川過年來了?” 我面露疑慮,很是驚異,先生怎麼認識我呢? “去年春節,你感冒了,來這裡瞧過病啊。”王大先生微微一笑。 時隔一年,先生居然還記得,記性真好啊! 旁邊櫃檯裡,一中年婦人,一手持小秤、藥方,一手嫻熟地拉開那些裝藥的抽屜抓著藥。 “我認識你。你以前在巷子裡的學校教書。” 婦人一邊抓藥、稱藥,一邊對我說。 我點點頭,甚是欣喜。 多年來,我都以為自己是一個被故鄉遺棄的孩子。在異鄉,始終學不會本地話,別人一聽,就知道我是外地人。回到故鄉,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雖然這裡是我的故鄉,但我已只是這座小鎮的過客。在多年前我選擇離開時,我就被她拋棄了。 走在故鄉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我常常是那樣的孤獨,迷茫。心裡空蕩蕩的,似乎迷失了自己。 此時此刻,我才知道,故鄉並沒有拋棄我,她一直在等著我回家啊…… 文章來源:椿樺評論 |方剛博士:性/別、婚戀 | TVPhotogBlog |曾在天堂門口,可惜不捨... | 靜.女人邦 |洗唰唰 洗唰唰 | 願歲月靜好 現世安穩 |郭光東的BLOG | 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 |董雯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39 Reads)
【全名】:邊境牧羊犬 【英文名】 Border Collie 【類型】 小型犬 【歷 史】   邊境牧羊犬又名邊境柯利,是一種非常聰明的犬種,主要分佈在四個國家,英國、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美國科學家通過大量測試研究,邊境牧羊犬的服從智商超過德國牧羊犬和貴婦犬,在一百多個犬種中排名第一。   最早時期蘇格蘭被放牧的羊以及用來看管羊的犬都是在蘇格蘭群島上被發現的,那些犬都是來源於以前從愛爾蘭移居到蘇格蘭的教士,他們帶過去的犬,並且是在早期維京人還沒入侵蘇格蘭之前就已經過去了的。可是在這種崎嶇的地理環境內人們也就只有依靠犬來幫忙集合、驅趕以及看牧牲畜了。根據現代牧羊犬的起源,它們有著「眼神控制」這樣的能力,這種能力是通過在英格蘭和蘇格蘭的邊界地方的牧羊人發展並且訓練出來的,所以人們把這種犬就稱作「邊境牧羊犬」。 【性 格】   邊境牧羊犬精力充沛、警惕而熱情。智商相當與一個6-8歲的小孩,聰明是他的一大特點。對朋友非常友善而對陌生人明顯地有所保留,與小孩相處友善。他還是一種卓越的牧羊犬,他樂於學習並對此感到滿足。並在人類的友誼中茁壯成長。適合住室外,需大量運動,邊境牧羊犬不只是生活中的最佳寵物犬、伴侶犬,也是家庭中很好的看家護院犬。 【體 型】   身高:46~54cm   體重:14~22kg 【頭 部】   表情:聰明、警惕、熱情且充滿好奇心。   眼睛:分的較開,中等大小,卵形。眼圈色素和眼睛顏色為褐色。   耳朵:中等大小,分的較開,耳朵豎立或半立(保持1/4到3/4的耳朵豎立)。耳尖指向前面或向兩側。耳朵靈敏,且靈活。   腦袋:寬闊,後枕骨不突出。腦袋的長度與前臉的長度相等。止部適中、但清晰。   口吻:略短,結實,且鈍,鼻鏡端略細。下顎結實且非常發達。鼻鏡的顏色與身體主要顏色相稱,鼻孔發達。   咬合:牙齒和顎部結實,剪狀咬合。 【身 體】   頸部:長度恰當,結實且肌肉發達,略拱,向肩部方向逐漸放寬。   背線:平,腰部後方略拱。   身軀:外觀健壯。胸深、寬度適中,顯示出巨大的胸腔容積。胸深達到肘部。肋骨擴張良好。腰部深度適中,肌肉發達,略拱,無上提。臀部向後逐漸傾斜。   尾巴:位置低,中等長度,尾骨延伸到飛節。末端有向上的漩渦。在全神貫注完成任務時,尾巴低垂,以保持平衡。興奮時,尾巴可能上舉到背部的高度。 【四 肢】   從前面觀察,前肢骨骼發達,彼此平行。從側面觀察,腳腕略微傾斜。肩胛與上臂角度恰當。肘部既不向內彎也不向外翻。足爪緊湊,卵形,腳墊深且結實,腳趾適度圓拱、緊湊。   後軀寬闊且肌肉發達,輪廓溫和的向尾巴處傾斜。大腿長、寬、深且肌肉發達。膝關節角度恰當,飛節結實、位置低。從後面觀察,後肢骨量充足、直、彼此平行且有非常輕微的牛肢。狼爪可以被切除。足爪緊湊,卵形,腳墊深且結實,腳趾適度圓拱、緊湊。趾甲短而結實。 【被 毛】   被毛有兩種類型:粗毛和短毛。兩種類型都有柔軟、濃密、能抵禦惡劣氣候的雙層被毛。幼犬的毛髮短、柔軟、濃密且能防水。成年後轉化成底毛。   粗毛型:毛髮長度中等,質地平坦,略呈波浪狀,臉部毛髮短而平滑。前肢有羽狀飾毛。後腳腕的毛髮可以被剪短。隨著年齡的增加,毛髮會逐漸變成很厲害的波浪狀。   短毛型:全身的毛髮都很短,前肢可能有飾毛,胸部毛髮豐滿。邊境牧羊犬具有很多種顏色,有各種不同的式樣和斑紋。最普通的顏色就是黑色帶(或不帶)白筋、白圍脖、白襪子、白尾尖,帶(或不帶)褐色斑紋。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7 Reads)
德龍取暖器的優勢 【市場上唯一一款雙重加熱模式取暖器】 鎳合金針狀發熱體和內置導熱油,熱效率更快。 【德龍獨特的「弧形」面板設計】 結合空氣對流原理,形成最大的對流模式,快速溫暖整個房間。空氣熱交換率比同類產品高20%。 【獨特的「風扇加強對流模式」】、 在同等功率的取暖器中,熱效率更高。較市場上無風扇式加強對流模式的取暖器,其升溫速度快30%。 【電子恆溫模糊控制功能】 自動恆溫設定,使室內問題控制在一定範圍內,這樣既保證室內舒適的溫度,又能節省不必要的加熱時間,大大節省電費了。 【高中低三檔溫控功能】 最高檔2000瓦,適合20-25平方米房間/室外3攝氏度以下;中間檔1100瓦,適合15平方米房間/室外3攝氏度以下,最小檔900瓦,適合10平方米房間/室外6攝氏度左右。 同時,該款取暖器還具備防結霜功能、隔熱便攜把手,意大利時尚外觀,工業設計,兩種放置方式設計,特別設計可掛牆安裝。 ★德龍對流式取暖器PK傳統取暖器; 【空調】---一房一機,無法移動;直吹熱風,皮膚乾燥; 【暖風機】---直吹熱風,局部加熱,如同電吹風; 【石英管取暖器】---石英加熱,局部取暖,存在安全隱患; 【鹵素管取暖器】---局部加熱,怕濺水,易爆裂,熱效率低; 【電熱汀】---房間溫度提升太慢 【電熱膜】---局部加熱,升溫速度慢】 德龍對流式取暖器---寒冬取暖方式的新潮流 1、運行寧靜 2、不耗氧、無光耗、無明火、壽命長 3、升溫速度快 4、不怕水濺,安全,無隱患; 5、長時間加熱,不會使空氣變得乾燥; 6、方便移動,適合各個房間。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製作步驟祥解: 第一步 剪六條穗子線橫擺,在中心點剪開,兩端暫時打結,結體尾端穿過中心,兩邊等長。 第二步 另一端打結,同時穿過,成十字形。 第三步 以順時針方向交疊 第四步 兩邊平均拉伸。再編六層即成。

Next